<p id="ksxpy"></p>

      <samp id="ksxpy"><em id="ksxpy"></em></samp>
      <label id="ksxpy"></label>

      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鄭筱筠:發揮南傳佛教區位優勢 服務“一帶一路”戰略   中國宗教學術網 2016年2月28日
      南傳佛教在長期的發展過程中,形成了鮮明的宗教文化區位優勢。這一區位優勢不僅僅體現在傳統意義上的東南亞南傳佛教文化圈,而是在發展過程中,隨著南傳佛教在歐美國家的影響日益增大,這一區位優勢的輻射力正在世界范圍內發揮著越來越大的作用。
       

       

      “一帶一路”倡議涉及幾十個國家,40多億人,影響范圍甚廣,因此,在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交往過程中,我們應積極發揮南傳佛教的宗教正能量,依托南傳佛教的宗教網絡組織,以宗教的區位優勢來打造文化區位優勢,與經濟區位機制形成互補,辯證看待南傳佛教的積極作用,建立宗教的“文化一體化效應”,在世界文明交流的平臺上,打造南傳佛教的文化軟實力,建立深層的世界文化合作機制,形成平等包容的國際對話模式。這可以從以下幾個層次進行:

       

      一、辯證地認識到南傳佛教的區位文化優勢,打造南傳佛教的文化一體化效應,正確對待并因勢利導

       

       

      跨境民族文化的傳播容易形成地緣文化的認同。民族文化的相通性是云南與周邊東南亞國家共同的現象。據不完全統計,云南的跨境民族有16個,為全國之最,這種復雜而交錯跨居的民族分布構成了中國西南邊疆特有的地緣政治和跨境民族文化模式。跨境而居的民族,彼此間有天然的族源認同和文化認同,為文化在不同國度間的傳播和交流提供了極大的便利條件。從文化格局的分布來看,由于地緣、族緣和親緣關系等原因形成文化一體化效應是正常現象,在內地常以差序格局形式出現,但在云南與東南亞各國接壤地區,雖然并未形成差序格局的特征,但也形成了自己的特點。就云南南傳佛教信仰區域來看,其形成了以族緣、親緣和地緣認同為主的地緣文化一體化效應,即以族緣認同為深層紐帶,地緣關系為輔的文化交流關系。具體而言,就是形成了以傣族群文化為主,輻射周圍布朗族、阿昌族、德昂族和部分佤族、彝族的南傳佛教文化圈。在進行佛教活動時,雖然在不同地域有地域性特征和民族性特征,但是其文化核心卻是南傳佛教,從而逐漸形成地緣文化一體化效應。對此,應該因勢利導,以此為契機,積極搭建文化交流平臺,努力將中國與世界各國的對話、理解融入其中,產生中國-東南亞南傳佛教文化一體化效應。

       

      二、努力搭建國際宗教——文化交流平臺,正面宣傳我國的各項方針政策

       

       

      我們可以建立地緣——跨地緣的南傳佛教文化交流平臺,加強對話、溝通和交流,正確宣傳我國的各項方針政策,讓世界了解中國,讓中國更好地與世界對話。

       

       

      從國際形勢來看,美國早已開始通過宗教向世界傳播美國主流意識形態話語,現在也力圖通過宗教的傳播取得自己在全球的話語權。現在西方國家有時不能正確認識我國的民族宗教政策,甚至以雙重標準對待中國反恐等活動,企圖在國際上打造一個負面的中國政策形象。對此,我們要正確地宣傳我國的民族宗教政策。

       

       

      因此,當我們在思考宗教在對外發展戰略層面的地位和作用時,還需考慮到在轉型時期,宗教能夠在中國對外戰略、公共外交的哪些領域或哪些層面發揮作用。

       

       

      歷史經驗和宗教發展史表明,宗教文化在國際傳播領域中的重要價值就是輸出思想和核心價值觀。就亞洲佛教信仰文化圈而言,佛教文化的內在黃金紐帶使之具有非常豐富的共享價值觀資源。例如,從地緣宗教的角度來說,東南亞地區形成了以信仰南傳佛教為主的南傳上座部佛教文化圈,泰國、緬甸、老撾、柬埔寨等國家與我國云南的16個跨境民族之間天然的族緣聯系、地緣聯系、血緣聯系、文化聯系使之自然而然地具有內在宗教文化的親和力,而宗教文化活動的民眾參與性特征可以消弭族群、語言和政治的邊界,在共同的佛教活動中,增進相互的了解和交流。此外,近年來,我國南傳佛教開始較為注重僧才的培養,已經建立培訓中心和各級佛教學校和佛學院,在培養滿足信教群眾需求的僧才的同時,也積極加大力度培養走進國際視野、進行國際對話的高水平南傳佛教僧才。這在很大層面上就是在宣傳我國的民族宗教方針政策。

       

      三、通過南傳佛教的文化區位優勢,積極開拓多渠道的公共外交

       

       

      在“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進程中,我國在與國際政治、經濟、文化、社會體系對接的過程中,還存在一定程度的“短板”。因此,我們應該積極提升國際形象,克服我國在全方位的立體外交進程中的“短板”。從這一角度來看,南傳佛教的文化區位優勢可以擴大宗教的國際影響,以此開展我國各種公共外交。

       

       

      南傳佛教文化優勢體現中的“民間外交家”很多,這不僅僅是東南亞與我國的跨境民族,而且還有在我國與東南亞各國之間進行政治、經濟、商貿、文化交流、交往的外籍人士,更有世界范圍內南傳佛教信徒及對南傳佛教文化認同的社會各界人士。他們都可以成為我國的“民間外交家”。

       

      四、以南傳佛教的文化區位優勢與經濟合作交流機制相互配合,從而形成文化一體化效應與經濟交流互補的深度立體機制

       

       

      就我國與東盟國家開展的經濟貿易關系而言,近年來我國與東南亞國家在經濟合作方面卓有成效。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是“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東盟-湄公河流域發展合作”和“黃金四角經濟合作”三種大合作機制,卻缺乏文化機制的深度合作項目。因此,我們應該逐步建立文化機制的深度合作平臺,貫徹執行我國“走出去”發展戰略。中國南傳佛教與東南亞佛教文化圈有內在的文化區位優勢,它可以跟我國與東盟國家經濟區位優勢形成互補,進一步推動全面我國發展戰略的可持續發展。

       

       

      我們可以在文化交流的平臺上,建立宗教向心力,增強宗教力的影響力度,以民間外交的方式建立各種途徑的公共外交,而不是使文化交流、經濟項目的開展僅僅懸浮在政府和文化精英層面,而是真正落實到“草根”,落實到百姓、到信徒,這才是真正落到實處的外交影響力和文化影響力。

       

       

      總之,綜觀世界宗教信仰版圖,宗教力是各個宗教信仰板塊的重要支撐點。因此,“一帶一路”是個大戰略,這個地帶的發展與穩定直接影響未來的世界格局。在我國對外發展戰略中,可以依托南傳佛教的宗教網絡組織,打造南傳佛教文化區位優勢,與經濟交流機制互補,甚至補充經濟區位動力的不足,以世界文明之間的平等、寬容的理解和交流互鑒為文化合作機制的前提,積極發揮宗教的正能量,建立宗教的“文化一體化效應”,在世界文明交流的平臺上,打造中國的文化軟實力,建立深層的世界文化合作機制,形成平等包容的國際對話模式,從而進一步推動我國“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副所長、全國青聯社科聯理事、中國宗教學會常務副會長。本文為在“首屆南傳佛教高峰論壇”上的發言,有刪節) 

      (來源:2016年2月25日《人民政協報》)

       

       

      (編輯:李文彬)


      免責聲明
      • 1.來源未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世界宗教研究所立場,其觀點供讀者參考。
      • 2.文章來源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為本站寫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權歸世界宗教研究所所有。未經我站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及營利性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歡迎非營利性電子刊物、網站轉載,但須清楚注明出處及鏈接(URL)。
      • 3.除本站寫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來自網上收集,均已注明來源,其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權益的地方,請聯系我們,我們將馬上進行處理,謝謝。
      收藏本頁】 【打印】 【關閉
      ⊕相關報道

      主辦: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內容與技術支持: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網絡信息中心

      聯系人:霍群英 李文彬 許津然 電子郵箱: zjxsw@cass.org.cn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建國門內大街5號844房間    郵編:100732

      電話:(010)85196408

      成年轻人电影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