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ksxpy"></p>

      <samp id="ksxpy"><em id="ksxpy"></em></samp>
      <label id="ksxpy"></label>

      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王美秀、任延黎:中梵臨時性協議帶來新機遇   2018年10月23日 中國宗教學術網

      中梵就主教任命簽署臨時性協議,是中梵對話的卓著成果,既符合中國法律法規,也符合天主教會的傳統。這充分體現了中國對天主教的理解、接納和尊重,為天主教在中國健康發展邁出重要的一步,為天主教會與我國社會、文化進一步適應,堅持愛國愛教,服務經濟社會發展,提供了更大的平臺。這份臨時性協議也充分體現了梵蒂岡方面對我國政府的尊重,以及對我國的宗教管理架構、宗教政策和宗教現狀的認識和理解,值得肯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中國天主教會怎么辦,如何辦?這些問題不僅困擾著國內天主教人士,也困擾著天主教的領導中樞梵蒂岡。然而,在國際冷戰的時代背景下,梵蒂岡缺乏理解中國天主教會人士和中國國情的能力,發出了錯誤的信息,使國內天主教會承受著巨大的精神壓力。

       

      1957年,中國天主教教友代表大會召開。面臨著國內外的壓力和困擾,出席大會的代表經過反復討論,厘清中國天主教會與梵蒂岡和國外教會存在政治、經濟和宗教三種關系。中國天主教會是享有獨立主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份子,必須站在人民一邊,擁護中國共產黨,走社會主義道路;必須割斷政治上、經濟上與梵蒂岡和國外教會的關系,由中國的天主教神職人員擔當起辦理中國教會的責任,自主辦好中國教會。如同世界其他享有獨立主權國家的教會一樣,由本國神職人員獨立辦好教會。同時,天主教會是至一、至圣、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教會,與會代表一致通過決議,中國天主教會在當信當行的教義教規上服從羅馬教宗,中國主教候選人由教區選舉產生后,報請羅馬教宗委任,然后再舉行祝圣。然而,事與愿違,在特定的歷史條件和環境中,教會內部形成了隔閡。

       

      改革開放后,我國政府和梵蒂岡都向對方伸出過交往對話的橄欖枝。我國多次邀請大陸外的樞機和教會友好人士來華訪問,他們不僅受到國家領導人的接見,而且探訪基層教會,通過互訪,增進了解和友誼。2008年奧運會在北京舉行期間,時任教宗多次為奧運會成功祈禱。我國的音樂團體帶著全國人民的友情,前往梵蒂岡向本篤十六世教宗獻唱了莫扎特的《安魂曲》和我國傳統曲目《茉莉花》。中梵之間接觸成績連連,如今終于水到渠成。當然,臨時性協議的達成,也包含著中國教會的努力和付出。

       

      臨時性協議的達成,意味著中國天主教會在全球天主教會中關系調整的開始。中國教會將面臨更多的請進來、走出去的機遇。如何在新的環境中找準自己的定位,如何在國際交往中夯實自己的基礎和內功,樹立好自己的形象,同時,服務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一帶一路建設,為拓展民間外交作出貢獻,是值得思考和準備的。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員)

      (來源:2018109日《中國民族報》)

      (編輯:霍群英)


      免責聲明
      • 1.來源未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世界宗教研究所立場,其觀點供讀者參考。
      • 2.文章來源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為本站寫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權歸世界宗教研究所所有。未經我站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及營利性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歡迎非營利性電子刊物、網站轉載,但須清楚注明出處及鏈接(URL)。
      • 3.除本站寫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來自網上收集,均已注明來源,其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權益的地方,請聯系我們,我們將馬上進行處理,謝謝。
      收藏本頁】 【打印】 【關閉
      ⊕相關報道

      主辦: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內容與技術支持: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網絡信息中心

      聯系人:霍群英 李文彬 許津然 電子郵箱: zjxsw@cass.org.cn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建國門內大街5號844房間    郵編:100732

      電話:(010)85196408

      成年轻人电影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