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ksxpy"></p>

      <samp id="ksxpy"><em id="ksxpy"></em></samp>
      <label id="ksxpy"></label>

      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孔含鑫、吳丹妮:南方古代銅鼓舞蹈紋飾及其宗教文化   2017年5月15日 中國宗教學術網

      [內容提要]南方邊疆少數民族地區出土和傳世的古代銅鼓面上鐫刻著許多反映遠古部族舞蹈場景的寫實性紋飾,這些銅鼓面上的舞蹈紋飾及造型,與南方邊疆部族農耕祭祀文化密切相關。在沒有文字的情況下,銅鼓面上的銅鼓舞蹈紋飾就是南方邊疆少數民族的宗教文化和交流語言,是我國南方邊疆銅鼓民族文化的象征。銅鼓舞及其蘊含的宗教文化在南方邊疆部族融合及邊疆社會治理中發揮著積極作用。

       

      [關鍵詞]古代銅鼓;銅鼓舞;民族宗教文化

       

      The Southern Ancient Bronze Drum Dance Decorations and Religious Culture

      KONG Han-xin  WU Dan-ni

       

      AbstractThe ancient bronze drums unearthed and handed down in the frontier ethnic regions of South China were engraved many decorations of tribal dancing scenes in ancient timesThese decorations and figures were closely related to the farming and sacrificing cultures of southern frontier tribesBefore the appearance of writing charactersthese decorations on the drums were exactly the religious cultures and communicating language of southern frontier ethnic groupssymbolizing the ethnic culture of bronze drumsThe bronze drum dancing reflected the religious culture and played positive roles in the ethnic fusion and society governing of southern frontier tribes

       

      Key wordsancient bronze drumsdrum danceethnic and religious culture

       

      民族舞蹈與宗教祭祀、巫儺儀式之間存在深厚的淵源,就原初而言,舞蹈是一切宗教祭典的有效構成部分[1]。舞蹈與宗教文化有著密切的關系。上古時期“巫”與“舞”本為一字,舞蹈又是巫通神的重要手段。跳祭祀神靈的舞蹈時,須要以鼓為節,即“鼓”與“舞”均是遠古部族祭祀文化中重要的元素。南方邊疆少數民族地區發現的古代銅鼓面上鐫刻著許多反映遠古部族舞蹈場景的寫實性的紋飾,其中蘊含著宗教文化雖在學術界獲得共識,但這些舞蹈紋飾承載著的宗教文化內涵,有待進一步研究。本文以云南出土的古代銅鼓面上的舞蹈紋飾為例,與考古文獻相互印證,在歸納其反映的南方邊疆遠古部族的宗教文化的基礎上,略述其宗教文化的社會功能。

       

      一、南方古代銅鼓舞蹈紋飾遺存

       

      萬家壩銅鼓是目前所知年代最早的銅鼓,該鼓面無紋飾,但之后出土的銅鼓及青銅貯貝器上即見大量的舞蹈寫實圖像。如云南晉寧石寨山古墓群出土的銅鼓及銅鼓貯貝器蓋上就有很多巫師祭祀時的舞蹈圖像,如晉寧石寨山M1228銅鼓形銅杖頭的面上,呈現一個人揚手踏足的舞姿紋飾;江川李家山銅鼓祭器M69162等,有四人立于祭祀場面中的巨大銅鼓上舞蹈的圖紋。除了多人舞蹈的銅鼓紋飾之外,還有單人舞蹈紋飾,晉寧石寨山“舞俑杖頭銅飾”銎上端作銅鼓形,一男俑立于鼓形座上;晉寧石寨山“女俑銅杖頭飾”銎上端作銅鼓形,一個女俑立于鼓上,二者均是徒手舞姿。徒手舞蹈是較為典型的古代民族祭祀天神的舞蹈,這表明古代銅鼓面上的舞蹈紋飾有祭祀天神的文化含義。此外,更多的是有專門擊打銅鼓的鼓手,其余的人展臂舞蹈,如石寨山銅鼓貯貝器M122、貯貝器M1226和貯貝器M157等。這類銅鼓紋飾中的舞蹈姿態多樣,有羽人執羽坐式舞姿、羽人立式舞姿、文身裸人舞姿、帶冠剽牛舞姿、執兵器舞姿、徒手舞姿等等。舞蹈的人物服飾、發式等具有典型的南方古代部族特征。

       

      這類銅鼓面上的舞蹈紋飾以宗教祭祀活動場景居多,具有寫實性、直觀性和具體性,如殺人祭祀銅鼓、詛盟祭祀銅鼓、獵頭祭祀、剽牛祭祀、報社祭祀、狩獵祭祀等等。云南石寨山出土了“殺人祭祀銅柱貯貝器”,該銅鼓貯貝器的腰部陰刻八個舞人,跣足而舞,是典型的銅鼓狩獵祭祀舞蹈圖。該圖由三組連續的舞蹈造型構成,通過人牲血祭銅柱、銅鼓的舞蹈場景,將祭祀獵神場景和儀式作了全景式的展現,體現出南方古代部族認為只要先以舞蹈娛樂獵神,才會在狩獵時獲得成功。云南廣南出土的銅鼓腰部的舞蹈紋飾上,有“剽牛祭祀”銅鼓舞蹈造型圖像。該銅鼓舞蹈以兩根神柱為中心,26個舞人分為兩組。剽牛2人,一人執琢,一人執靴形鉞,作剽牛狀。鄰近兩幅圖像,右幅一人執琢,左幅一人執鉞而舞,其余舞人皆徒手而舞,手形為“蛙式撐”。古代銅鼓面舞蹈紋飾及相關場景,說明古代銅鼓與舞蹈、宗教祭祀之間深厚的文化淵源。銅鼓在古代南方部族的傳統文化中具有宗教神性,巫師在大部分與部族命運有關的巫儺活動中都要借助銅鼓的神性。神靈、部族先祖、巫師、巫儺法術與銅鼓舞蹈結成一個有機文化整體,共同張揚著南方邊疆古代部族豐富而明確的宗教自然觀。

       

      此外,文獻記載的銅鼓舞蹈場景與考古發掘及傳世銅鼓、銅鼓貯貝器鼓面紋飾互為印證,是古代先民日常生活的寫實性、直觀性呈現。聞宥《古銅鼓圖錄》第三十五圖丙式“鼓內底花紋”的干欄內有兩人似乎在跳舞,簷下掛著供舞人敲擊的兩面古代銅鼓,干欄周圍的魚池畔,倉房旁和田園中,也有揚手踏足而舞的人。豐富多樣的銅鼓紋飾承載著古代部族舞蹈場景遺存,吸引我們去探尋銅鼓紋飾中蘊含的南方古代部族傳統宗教及相關文化。

       

      二、南方古代銅鼓舞蹈紋飾蘊含的宗教文化

       

      民族舞蹈的產生、發展與巫儺儀式密切相關。“在人類以狩獵、采集為生存手段的原始社會,生產力十分低下,人們對自然界存在著依賴、懼怕和崇敬的心理,在原始觀念的支配下,產生了一系列對自然界的祭祀崇拜,舞蹈是原始宗教祭祀的主要內容。尤其是少數民族的民間信仰,往往是通過氏族部落宗教、祭祀儀式和舞蹈的形式,始終保持著流傳趨勢。”[2]巫師跳特定的舞步,念神秘的咒語,在神圣的宗教文化氛圍和迷狂的狀態中通神;南方古代銅鼓的舞蹈紋飾,多與宗教祭祀有關,二者都是通過歌舞,獲得神賜的超自然力量,從而使部族和神靈聯系起來。

       

      銅鼓是南方邊疆古代部族特有的文化遺存。考古學家聞宥指出:一,漢族古代的鼓與銅鼓并無相似之處。銅鼓與錞于之間也沒有聯系;二,確信只有中國的西南部才是真正的銅鼓的老家,即銅鼓的中心;三,銅鼓是西南兄弟民族獨立的文化,銅鼓最早的制作者應該是史書上的僚族以及和僚族這一名稱有密切關聯的支派[3](24-34)。因為確認古代銅鼓是西南兄弟民族的[3](27),按費爾巴哈所說,“自然是宗教最初的,原始對象,這點是一切宗教,一切民族的歷史充分證明了的”[4],古代銅鼓舞蹈紋飾蘊含的宗教文化,應該就是當時南方古代部族的宗教文化。

       

      從萬家壩早期的無紋飾型銅鼓到萬家壩有紋飾型的及其后的各型銅鼓,舞蹈紋飾的主題逐漸明確。彝族史詩《銅鼓王》中的“鑄鼓”章唱道:“紀念‘銅鼓王’,后人又創新。鼓身和鼓面,精心繪花紋。鼓面正中央,有個五角形。金木水火土,分明是‘五行’。又有三大圈,代表日月星。三個圈圈旁,畫著兩個人,一男和一女,相愛又相親。男的是波羅,女是羅里芬。再看鼓身上,畫著許多人。有男又有女,老少一大群。個個手牽手,歌舞慶升平。鼓上多圖案,走獸與飛禽,代表我彝家,六畜多旺盛。旁邊畫谷穗,象征糧豐登。”[5]可以看出,銅鼓面上的舞蹈紋飾涉及水、土、日月星辰、六畜與五谷等等,因此,古代銅鼓舞蹈紋飾與南方古代部族生產勞作密切相關,銅鼓舞蹈紋飾的主題應該是南方古代部族的生產祭祀。蘇珊·朗格指出:“當宗教思想孕育了‘神’的概念時,舞蹈則用符號表示了它……人們根本沒有感覺到是舞蹈創造了神,而是用舞蹈對神表示祈求,宣布誓言,發出挑戰與表示和解。”[6]周代“六大舞”中的《咸池》是祭祀“主五谷”的地神或農神的樂舞,在南方稻作民族文化中,谷物豐產與神農氏等農神密切相關,不僅有神農氏拓墾草莽、耕而種之,然后五谷興助,百果藏實等惠澤農耕的德性被神話,而且為了酬謝農神、地神等眾神庇佑五谷豐產的功勞,稻作民族普遍有以歌舞酬神,行親耕之禮的傳統。在春播和秋收時舉行隆重的祭祀祈愿和感恩儀式中,就有銅鼓舞的參與。在部分古代文獻中有對農耕與民間的巫祝、鼓舞有明確記載,《鹽鐵論·散不足》曰:“今富者祈名岳,望山川,椎牛擊鼓,戲倡舞像。……古者德行求福,故祭祀而寬,仁義求吉,故卜而希。今世俗寬于行而求于鬼,怠于禮而篤于祭……世俗飾偽行詐,為民巫祝,以取厘謝,……是以街巷有巫、閭里有祝。”[7]即遠古先民希望借助銅鼓的神力,通過銅鼓舞蹈這種巫儺活動及宗教儀式,與自然神靈或農耕神通靈,從而祈求谷物豐收,部族興旺。

       

      南方古代銅鼓舞蹈紋飾中出現的眾多牛馬動物牲畜等圖案,并不與其稻作文化相矛盾,因為稻作生產在南方民族地區起源很早,但南方邊疆銅鼓民族的牧業文化亦很發達。南方古代部族歷來有以牲畜為富的民俗,而且早期南方邊疆少數民族放牧是采用“野牧法”,牛羊等牲畜在野外時間長了,自然野性大增,此時要想取牛羊殺食或用作祭祀的“太牢”時,就需要舉行一定的祭祀儀式。牧業中的牛更是被南方邊疆稻作農耕社會文化視為神靈,掌管農業的最高神靈即神農氏便是“人身牛首”的形象,牛與羊、豬合稱“太牢”,在古代祭祀儀式和文化中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迄今南方邊疆少數民族地區仍有“牯藏節”、剽牛祭祀、牛王節等以牛為主的宗教祭祀節日和豐富的巫儺儀式。

       

      南方古代部族歷來信奉鬼神,尚淫祠巫祝,深信年成的好壞、食物的豐歉、部族的存亡等等都取決于天地神靈的恩賜。從南方古代銅鼓及鼓形貯貝器面上的舞蹈紋飾來看,其人物舞蹈圖像及舞蹈造型寫實逼真,所反映的內容以自然、多神而顯得愈加原始和神秘,并且其連續和宏大的祭祀場景,使得銅鼓舞蹈紋飾與巫儺儀式緊密聯系,具有南方邊疆少數民族宗教文化特性。“從這些舞蹈里,我們不僅知道了稻作的今天,而且還知道了稻作的昨天,以及從昨天走到今天經歷的漫長艱辛的歷程”[8],因此,南方古代銅鼓舞蹈紋飾承載著南方邊疆少數民族以稻作生產為基礎的傳統宗教文化。

       

      三、南方古代銅鼓舞蹈紋飾及其宗教文化的社會功能

       

      美國舞蹈理論家約翰·馬丁認為早期舞蹈分成三類:第一類由簡單的游戲、宴享和性愛舞蹈所構成;第二類由或許可以稱為緊張狀態的祭祀所構成;第三類則由放松狀態的祭祀所構成[9]。在云南晉寧石寨山古墓群出土的古代銅鼓貯貝器蓋上的銅鼓舞蹈紋飾和圖像,特別是巫師祭祀時的銅鼓舞蹈及祭祀天神的手舞等舞蹈造型,不僅印證著上述約翰·馬丁關于早期舞蹈的分類,而且以形象化的實物遺存表明了銅鼓舞蹈紋飾與祭祀文化的緊密聯系,無論是歌頌“文德服天下”的文舞,還是稱頌“武功取天下”的武舞,都是以祭祀為主要目的的舞蹈。在南方古代銅鼓舞蹈紋飾中,還可以找到典型的有《羽舞》、《皇舞》、《干舞》、《人舞》等祭祀與習武相結合的舞蹈遺風的造型。原始部族的宗教藝術創作來源于其生活現實境況,是有較強的現實性和目的性的,由于先民對大自然認知的局限,他們通過舞蹈、游戲、藝術造型等,模擬萬物生化過程,最終目的都是求得神靈的庇護,達到祈求部族興旺和谷物豐產的目的。

       

      隨著中央王朝的建立和部族的統一,禮樂文化制度的逐步完善,樂舞在部族凝聚和國家統一、社會治理中的作用日益重要。樂舞文化在社會治理中的作用是隨著樂舞文化的發展而增強的,“在最早期的文化里,舞蹈之間的任何聯系非常松懈,每人只顧自己跳舞不接觸身旁的人;他們的動作,甚至移動的方向都不和別人取得協調。……在發展到比較高水平時,群舞者幾乎總是要彼此接觸的,因而迫使他們跨同樣的步伐,做同樣的動作。聯系越緊密,群舞的社會性越強。”[10]從遺存在古代銅鼓或銅鼓貯貝器上的舞蹈紋飾來看,古代南方部族的舞蹈場景有系統化、秩序化呈現的,這說明南方邊疆少數民族銅鼓舞蹈已經是由成熟的“儀式化姿勢組成”了[11],這種儀式化充滿著神圣意味,也印證了古代銅鼓舞蹈紋飾及其承載的原始宗教文化在其時的邊疆地區的部族統一、社會治理中的凝聚作用。

       

      隨著人類從青銅時代進入鐵器時代,中原王朝的文治武功對南方邊疆民族日常生活的影響日益深入,但在部族凝聚和邊疆社會治理中,銅鼓及相關舞蹈日益成為邊疆部族情感凝聚和精神寄托的重要途徑。人們在春耕秋收、祭祀先祖、婚嫁宴樂、民俗節慶等一切場合中都要舉行盛大的祭祀儀式與樂舞。自古至今,銅鼓舞蹈紋飾在整個南方邊疆地帶和南亞、東南亞國家一直存在,成為南方邊疆少數民族特殊的文化符號。深入發掘古代銅鼓舞蹈紋飾及其宗教文化,利于新時期古代銅鼓舞蹈文化的傳承和邊疆社會的治理。

       

      結語

       

      南方古代銅鼓舞蹈紋飾承載著南方邊疆少數民族豐富的宗教文化。在青銅時代背景和多數部族沒有文字的情況下,古代銅鼓面上的舞蹈紋飾就成為記錄南方邊疆古代部族生產生活狀況的獨特語言和文化,銅鼓舞蹈自然就成為南方邊疆部族青銅樂舞文化中的核心和聚焦點。傳承至今,銅鼓舞蹈紋飾成為我國南方邊疆民族文化的象征之一,深入研究其文化將在新時期的南方邊疆民族融合、邊疆社會治理及與南亞、東南亞等邊疆鄰國部族之間文化交流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

       

      參考文獻:

       

      [1]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四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88

      [2]紀蘭慰:《少數民族原始宗教祭祀舞蹈及其特征》[J].《貴州民族研究》,1999(1)65

      [3]聞宥:《四川大學歷史博物館所藏古銅鼓考·銅鼓續考》[M].成都:四川出版集團、巴蜀書社,2004

      [4]費爾巴哈:《費爾巴哈哲學著作選集》()[M].北京:三聯書店,1962436-437

      [5]黃漢國、劉德榮等:《銅鼓王:彝族英雄史詩》[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199123

      [6]朗格:《情感與形式》[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6217

      [7]王利器:《鹽鐵論校注》[M].北京:中華書局,1992351-352

      [8]劉金吾:《中國民族舞蹈與稻作文化》[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19971

      [9]馬丁:《舞蹈概論》[M].歐建平譯,北京:文化藝術出版社,2005143

      [10]薩克斯:《世界舞蹈史》[M].郭明達譯,上海:上海音樂出版社,1992131

      [11]巴爾特:《符號學原理》[M].李幼蒸譯,北京:三聯出版社,198835

       

      (作者孔含鑫:云南民族大學副教授、博士;吳丹妮:云南民族大學講師、碩士)

      (來源:《北京舞蹈學院學報》2015年第1期)

                                                                (編輯:霍群英)


      免責聲明
      • 1.來源未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世界宗教研究所立場,其觀點供讀者參考。
      • 2.文章來源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為本站寫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權歸世界宗教研究所所有。未經我站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及營利性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歡迎非營利性電子刊物、網站轉載,但須清楚注明出處及鏈接(URL)。
      • 3.除本站寫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來自網上收集,均已注明來源,其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權益的地方,請聯系我們,我們將馬上進行處理,謝謝。
      收藏本頁】 【打印】 【關閉
      ⊕相關報道

      主辦: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內容與技術支持: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網絡信息中心

      聯系人:霍群英 李文彬 許津然 電子郵箱: zjxsw@cass.org.cn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建國門內大街5號844房間    郵編:100732

      電話:(010)85196408

      成年轻人电影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