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ksxpy"></p>

      <samp id="ksxpy"><em id="ksxpy"></em></samp>
      <label id="ksxpy"></label>

      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安玉軍:近5年裕固族宗教研究進展述評——以CNKI收錄的論文為例   2018年7月27日 中國宗教學術網

      [內容提要]5年來裕固族宗教研究對宗教學方法的運用更加成熟,文獻梳理與回顧、歷史考釋和現狀研究等方面的研究成果都得到發展;其中以人類學為方法的基礎研究成果開始增加,尤其是宗教心理的研究得到關注。研究的視野得到拓展,研究方法日漸成熟。

       

      [關鍵詞]裕固族;宗教研究;綜述

       

      一、引言

       

      經過130多年的發展,裕固族研究無論是從最初始于國外研究到國內學界對其的研究,從簡單描述到深度解析,已經進入一個全新的階段。其中宗教研究始終都占據著重要的位置。在早期的海外探險家們的記載和描述中,波塔寧和曼內海姆簡單涉獵了裕固族的寺院、宗教民俗,馬洛夫詳細描述了裕固族的薩滿教習俗,海爾曼斯以詳細的圖示記載了裕固族的薩滿教祭壇。其后雖然相繼有俄羅斯、芬蘭、美國、匈牙利等國的學者赴裕固族地區考察,但并未對裕固族的宗教展開進一步的研究。20世紀中葉,國內學者開始進入裕固族地區,進行了較為細致和全面的研究。在《裕固族》《裕固族簡史》《裕固族東鄉族保安族社會歷史調查》等專著中對裕固族的寺院、宗教信仰、宗教民俗做了描述性的記載。也有一些學者對裕固族宗教做了專門的論述,比如雷選春、陳宗振的《裕固族的薩滿——祀公子》《裕固族宗教的歷史演變》等是其中的奠基性代表。20世紀90年代至2010年,裕固族宗教研究方面的論文數量有所增加,筆者通過CNKI中國知網“中國期刊全文數據庫”進行檢索,檢索項為“篇目”,檢索詞為“裕固族宗教”,檢索到文獻22篇,雖然在整個裕固族研究的成果中數量還是較少,但較以往有所增加,特別是涌現出了閆天靈、賈學鋒等對裕固族宗敎進行持續研究的學者。近5年來,裕固族宗教研究又有了新的發展,主要表現在宗教學方法的運用更加成熟,宗教研究中的史料運用向全面發展,使用人類學方法的成果基礎上的研究成果開始增加,因此,總結近5年來裕固族宗教研究的進展,有助于廓清裕固族宗教研究發展的特點與問題,從而助推該領域的研究走向深入。

       

      二、宗教學指導下的裕固族宗教研究

       

      作為一門獨立的學科開展對人類社會宗教現象的研究僅百年時間,但幾輩中外學人的探索,足以積累足夠的理論與方法來指導人們的宗教信仰現象。裕固族宗教研究在2010年之前均是由從事語言學、社會學等其他學科的從業者所做的記述、整理和研究,但2010年以來,以賈學鋒為代表的接受過專業宗教學訓練的學者開始介入裕固族宗教研究,將裕固族宗教研究推進到了一個新的階段。宗教學雖然尚未形成普遍接受的理論體系[1],但其研究的交叉性和復雜性極有研究價值。

       

      (-)文獻梳理與回顧

       

      賈學鋒通過對建國以來國內裕固族宗教研究回顧,認為近30年來裕固族的薩滿教信仰、藏傳佛教研究、鄂博祭祀與山神信仰等方面均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果,這些成果表明宗教文化作為裕固族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已引起了專家學者的重視,并取得了豐碩的成果。但存在資料的挖掘和利用尚顯單一,裕固族宗教信仰現狀的實證研究需要加強,對摩尼教的研究仍很薄弱[2]以及宗教信仰現狀的調查仍顯不足等問題。[3]通過對馬洛夫、海爾曼斯、陳宗振、雷選春、鐘進文等所著國內外有關裕固族薩滿教的幾篇重要文獻的分析,賈學鋒認為真正意義上的裕固族薩滿教研究始自近代西方學者,國內的研究則是從20世紀80年代興起;西方的成果屬民族志性質的描述,記錄了裕固族薩滿教的本然狀態,其突出意義在于資料的保存,缺點是結論不夠明確;國內的研究以邏輯分析和歷史考證見長,重視薩滿教的形態、活動、宗教觀念以及與藏傳佛教的關系等。國內外都缺乏對薩滿教現狀的研究。[4]

       

      (二)裕固族藏傳佛教信仰的歷史考釋

       

      裕固族歷史上信仰過薩滿教、摩尼教、佛教、藏傳佛教,對于裕固族具體何時開始信仰藏傳佛教,學界一直未達成共識。賈學鋒在文獻回顧與梳理的基礎上,還利用藏漢文資料及敦煌、吐魯番出土的回鶻文佛教文獻資料,對裕固族東遷前藏傳佛教在裕固族中的傳播與發展情況進行較為系統的梳理和考證,并提出宗教信仰是裕固族東遷的原因之一,可見裕固族形成過程中宗教起到重要的作用。[5]

       

      (三)裕固族宗教信仰的現狀研究

       

      裕固族宗教信仰的現狀調查一直是學界所關注的問題,從20世紀50年代的社會歷史調查對裕固族宗教信仰做了描述性的記載后,20世紀90年代,閆天靈、唐景富等學者對裕固族地區的藏傳佛教信仰狀況及宗教弱化現象做了調查[6],但進入21世紀后裕固族地區的宗教信仰發生了怎樣的變化尚鮮有學者研究。鐘梅燕、賈學鋒通過對當前裕固族地區宗教復興現象及其原因的分析,提出近年來裕固族地區出現修佛塔、建廟宇、祭鄂博的熱潮,婚喪嫁娶的宗教禮儀逐步恢復,藏傳佛教、民間信仰等都表現出了明顯復興現象,人們對宗教的需求、民族認同的增強以及經濟和旅游業發展的推動等成為當前裕固族地區宗教復興的主要因素。

      [7]

       

      從分析上述研究可以看到以下特點:

       

      1、首次以宗教學學科為背景來審視裕固族宗教研究的發展脈絡。相對于以往從民俗、文化研究的角度研究裕固族宗教,前述研究的學者的宗教學學科背景使得其研究表現出了明顯的特點,并且較為系統的總結了裕固族宗教研究的成就與問題,為今后的研究指明了方向。

       

      2、運用藏文史料來開展對裕固族宗教的研究。裕固族是古老的北方游牧民族的后裔,長期與周邊民族交流融合發展到今天。因此,研究裕固族除了依靠有限的漢文史料之外,周邊相鄰民族所記載的文獻也具有不可替代的價值。同時,裕固族信仰藏傳佛教的漫長歷史中,藏文發揮了重要作用。因此,研究裕固族,尤其是研究裕固族宗教,藏文、蒙古文的史料是不可或缺的資源。然而長期以來從事裕固族宗教研究的學者鮮有使用藏文或蒙古文史料來進行研究。而前述研究中都不同程度地使用了《安多政教史》《賢者喜宴》等藏文史料,拓寬了裕固族宗教研究的視野,增強了作者論述的說服力。

       

      三、民族學方法為基礎的裕固族宗教研究

       

      民族學的宗教研究不僅是民族學內部經久不衰的主題,而且許多民族學的宗教研究本身又是宗教學發展史的環節。裕固族宗教研究從早期的民族志性描述到20世紀80-90年代的專題研究,都依據一定的田野調查結合相應的民族學理論展開。近5年來民族學方法為主要手段的裕固族宗教研究主要集中在宗教心理的研究方面,且以裕固族女性的宗教行為與宗教心理為主要研究對象。

       

      王亞丹的碩士學位論文以肅南裕固族自治縣康樂鄉和明花鄉為個案,從民族學、心理學、社會學、宗教學等多角度重點探討裕固族婦女的社會生活及其宗教心理機制,認為現代裕固族婦女信教帶有實用主義和功利主義的傾向,在宗教認知方面,裕固族婦女獲得宗教知識的途徑主要是受家庭的影響,并且裕固族婦女宗教的認知大多停留在宗教的表層上,對藏傳佛教教義缺乏更深層次的了解,在宗教情感方面,對神圣物保有深深的敬畏感,但是卻不依賴,在宗教行為方面,有參與宗教慶祝活動的熱情,范圍僅限于寺院。[8]

       

      劉生琰的碩士學位論文以肅南裕固族自治縣明花鄉社區為個案,依靠詳實的調查資料,在借鑒學界已有研究成果和相關理論的基礎上,從民族學、心理學、社會學、宗教學等多角度重點探究裕固族婦女的社會生活及其宗教心理機制。他認為裕固族婦女普遍能理性的把握宗教是非觀念,發揮宗教的積極作用,宗教信仰對裕固族女性的思想和行為都具有較大的鼓舞和激勵作用,宗教弱化問題也反映出宗教強弱的發展態勢與“文化區”有著密切的聯系。[9]

       

      李靜、劉生琰從心理學的角度,通過對甘青裕固族女性宗教信仰的內驅力、需求與動機考察來認知婦女的宗教心理機制,認為裕固族婦女信教一定程度上消減信教者對死亡的恐懼,成為一種自我安慰的移情手段。裕固族婦女信仰宗教的動機在于依靠宗教緩解生產生活中的壓力,宗教準則規范著裕固族婦女的價值標準和行為取向,成為民族文化的主要內容,也成為民族道德、習俗和禁忌的準則。因此,宗教信仰也是婦女的健康需求。[10]

       

      劉生琰、李靜通過裕固族婦女宗教信仰的知、情、意、行,探討民族地區少數民族婦女宗教信仰心理結構,認為裕固族女性獲得宗教知識的途徑來看,主要受到家庭的影響。裕固族女性對于宗教的怖畏情感在逐漸降低,她們的宗教感情是在特定的宗教環境中長期熏陶培植出來的,宗教隱性地指引著女性的行為方向,并深深影響其行為結果,女性通過此類宗教活動給自己對未知生活的信心,同時她們也加深了對本民族歷史文化的認識和對本民族價值觀的篤信,裕固族宗教的集體節慶活動更多是將個體的崇拜、紀念和娛樂融合為一體,這對于強化藏傳佛教信仰共同體、增強裕固族內部凝聚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11]

       

      民族宗教心理研究涉及宗教學、心理學和民族學,屬多學科交叉研究,因此對研究者的要求較高。正因此,裕固族宗教研究中宗教心理研究由于近年來上述作者的涉獵而成為一個新的研究領域。相應地,也表現出一些特點:

       

      1、從方法而言,上述研究均以一定的民族學田野調查為基礎,對研究對象進行了問卷、訪談等形式的了解,較以往純粹以二手資料為基礎進行裕固族宗教研究,有了很大的突破。

       

      2、從研究領域而言,上述研究將宗教心理學與文化心理相結合進行分析,拓展了研究的視野,較以往單純的宗教研究更具有普適性。

       

      四、近5年來裕固族宗教研究的特點與問題

       

      (一)特點

       

      1.研究的視野得到拓展

       

      隨著學科范式的成熟,近5年來裕固族宗教研究的視野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拓展。宗教學、民族學、心理學等學科的綜合研究的成果大大拓展了裕固族宗教研究的視野,使得裕固族宗教發展的歷史脈絡、發展的現狀、宗教心理尤其是女性宗教心理等方面的研究得到了推進和深化。裕固族藏傳佛教傳播時間、裕固族藏傳佛教的活佛制度、藏傳佛教信仰現狀等方面的探討較大的補充了以往對裕固族宗教的描述性研究;從宗教發展歷史的角度考察不同時代裕固族宗教信仰狀況,更加清晰而富有邏輯;一般性表征與地域性特點相結合,對裕固學宗教信仰的探討較以往更加深入;藏文文獻史料的利用對以往研究中的史料單一是一種有益的補充。裕固族女性的宗教心理、宗教心理結構、認知特點等方面的研究既開拓了裕固族女性研究這一新領域,也開了裕固族宗教心理研究的先河,是裕固族宗教研究中的新突破。

       

      2.研究方法日漸成熟

       

      田野調查法是社會科學采用的研究方法,也是民族學、人類學的最主要的手段。近5年來的裕固族宗教研究從研究方法上大都以田野調查法為基礎,研究中較為注意田野信息的規范引用和完整表達。這不僅克服了以往研究中個案、數據等信息缺乏來源說明的不足,也使得研究本身的基礎較為牢固,信力增強,而且對今后研究的開展也是規范的資料儲備。

       

      (二)問題

       

      1.裕固族宗教文化生態研究尚未展開

       

      在裕固族人日常生活中,從衣食住行到人生禮儀、文化活動,無不看到宗教的影子,因此可以說宗教是裕固族生活中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但是宗教對裕固族人的日常生活究竟產生了怎樣的作用?宗教與其他文化元素之間的關系如何?宗教在整個傳統文化體系中的作用機理究竟如何?宗教的文化功能及其現代變遷如何?這些問題本是裕固族之前研究中應有之意,但就目前所看到的研究成果來看,上述問題的學術探討尚未展開。換言之,裕固族宗教的研究并未真正展開。

       

      2.薩滿教和藏傳佛教的關系研究尚未涉獵

       

      薩滿教在裕固族地區的存在歷史悠久,即便是藏傳佛教廣泛傳播之后也并未完全取代薩滿教在裕固族人日常生活中的影響。這其中涉及到藏傳佛教本身的特點、裕固族文化中薩滿教的地位、作用以及藏傳佛教與薩滿教在裕固族地區并存的深層原因等問題。而就目前為止的裕固族宗教研究,或研究藏傳佛教信仰,或挖掘薩滿教遺俗,鮮有對二者聯系起來探討其相互博弈、妥協和依存關系,探討二者與社會事實之間關系的研究。同時,對裕固族藏傳佛教信仰的理解也并未能深入到“當地人的意義”世界。

       

      3.語言的障礙仍然存在

       

      盡管民族語言的傳承形勢嚴峻,但就宗教研究而言,其精英階層多為熟練掌握本民族語言的老年人,對于漢文、漢語的理解畢竟停留在日常用語的層面,因此,裕固族宗教研究的田野調查需要有一定的民族語言基礎。因此裕固族宗教史的梳理和研究除了有裕固語的基礎外,還需要藏語、蒙語口語與文獻識讀能力,這對于研究者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目前的研究中,可以看到語言障礙仍然是裕固族宗教研究中一個重要的坎。

       

      總之,裕固族宗教研究是裕固族文化研究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實現裕固族研究的進一步提升和超越,離不開高水平的宗教研究。

       

      注釋:

       

      [1]張志剛:《宗教學是什么》,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2年版,第10頁。

      [2]賈學鋒:《建國以來國內裕固族宗教研究現狀及問題綜述》,《四川民族學院學報》,2010年第5期, 第37-43頁。

      [3]賈學鋒:《近三十年來國內裕固族宗教研究的成就與問題》,《世界宗教文化》,2010年第6期,第87-92頁。

      [4]賈學鋒:《異域與本土——國內外有關裕固族薩滿教的幾篇典型文獻述評》,《河西學院學報》,2012年第6期,第7-12頁。

      [5]賈學鋒:《裕固族東遷以前藏傳佛教情況考略》,《河西學院學報》,2010年第4期,第59-63頁。

      [6]唐景富、牛麗霞:《甘南、肅南地區藏傳佛教現狀調查》,《西北民族研究》,1999年第2期,第248-259頁;閆天靈:《宗教弱化現象試探——肅南裕固族藏傳佛教的調査研究》,《西北民族研究》,1996年第1期,第88-89頁。

      [7]鐘梅燕、賈學鋒:《試論當前裕固族地區宗教復興現象及其原因》,《青海民族研究》,2013年第1期,第62-65頁。

      [8]王亞丹:《裕固族女性宗教信仰及其心理研究》,碩士學位論文,蘭州大學,2010年,共52頁。

      [9]劉生琰:《裕固族婦女社會生活及宗教心理研究》,碩士學位論文,蘭州大學,2010年,共70頁。

      [10]李靜、劉生琰:《宗教信仰內驅力的多向度表達——以甘青裕固族女性為考察對象》,《青海社會科學》,2011年第6期,第137-141頁。

      [11]劉生琰、李靜:《多維一體:關于宗教心理結構性分析——以裕固族女性宗教心理為考察對象》,《青海民族研究》,2013年第3期,第57-61頁。

       

      (作者系河西學院歷史文化與旅游學院副教授、博士)

      (來源:《世界宗教文化》2015年第3期)

      (編輯:霍群英)


      免責聲明
      • 1.來源未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世界宗教研究所立場,其觀點供讀者參考。
      • 2.文章來源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為本站寫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權歸世界宗教研究所所有。未經我站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及營利性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歡迎非營利性電子刊物、網站轉載,但須清楚注明出處及鏈接(URL)。
      • 3.除本站寫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來自網上收集,均已注明來源,其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權益的地方,請聯系我們,我們將馬上進行處理,謝謝。
      收藏本頁】 【打印】 【關閉
      ⊕相關報道

      主辦: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內容與技術支持: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網絡信息中心

      聯系人:霍群英 李文彬 許津然 電子郵箱: zjxsw@cass.org.cn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建國門內大街5號844房間    郵編:100732

      電話:(010)85196408

      成年轻人电影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