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ksxpy"></p>

      <samp id="ksxpy"><em id="ksxpy"></em></samp>
      <label id="ksxpy"></label>

      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戈國龍:論道教內丹學的陰陽哲理   2019年2月21日 中國宗教學術網

      [內容提要]內丹學“崇陽抑陰”有其特定的意義,純陽并非在同一層次上與“陰陽對待”的說法相矛盾,內丹學的陰陽交媾本身已經預設了陰陽二者之間的平衡與調和關系的重要性。但因內丹學未有明確的理論自覺,故有時不免制造了“崇陽抑陰”與“陰陽平衡”之間的矛盾張力。本文從陰陽哲理的層面,對內丹學陰陽交媾的“純陽”觀念做深入的闡釋;內丹學以其特有的易理卦象來描述陰陽交媾的火候法則與成仙原理,這里面所呈現的“純陽”觀念本身即包含有深刻的陰陽哲理。我們先略述陰陽交媾的“純陽”觀念,然后總結陰陽交媾的易理卦象,最后則闡明陰陽交媾的成仙原理。如此,我們可以準確理解內丹學中既要追求“純陽”而又講究“陰陽交媾”這兩者之間的辯證統一關系。

       

      [關鍵詞]純陽;陰陽交媾;陰陽哲理;內丹學

       

      道教的“崇陽抑陰”思想淵源甚早,如《太平經》:“夫陽極為善,陰極為惡,陽極生仙,陰及殺物,此為陰陽之報也。”[1]唐宋以來的內丹學尤重“純陽”的觀念,以純陽為成仙之要義。有關道教純陽思想發展的歷史脈絡,學術界已多有研究。如張廣保先生《唐宋內丹道教》一書中,已經廣泛地涉及這一論題。本文重在內在哲理的分析,探討這種純陽觀念與陰陽普遍哲理之間的邏輯關聯與辯證統一。

       

      內丹學的陰陽哲理中最主要的問題應是如何理解成仙中的“消陰變純陽”這種“陰陽不平等”與“陰陽交媾”中的“陰陽平等”這兩者之間的關系,圍繞著這一問題展開詳細的闡述,是本文的主題。內丹學“崇陽”而“抑陰”,認為修煉成仙的方向是“煉陰成陽”,轉一身之“陰”而為“純陽”之仙。這種“純陽”的觀念并非從一般的陰陽哲理上來說的,而有其獨特的語境與理論背景。但這并不意味著內丹學這種對于“純陽”的推崇就是違背了陰陽的普遍哲理,毋寧說這本身即是陰陽哲理在某一個向度上的呈現。本文欲從陰陽哲理的層面,對內丹學陰陽交媾的“純陽”觀念做進一步的闡釋;尤其是,內丹學以其特有的易理卦象來描述陰陽交媾的火候法則與成仙原理,這里面所呈現的“純陽”觀念本身即包含有深刻的陰陽哲理。為此,我們先略述陰陽交媾的“純陽”觀念,然后總結陰陽交媾的易理卦象,最后則闡明陰陽交媾的成仙原理。

       

      一、陰陽交媾的“純陽”觀念

       

      道教修煉傳統中,對“陽”的推崇在唐吳筠的《宗玄先生玄綱論》中已有明確的表述:

      故陰勝則陽竭而死,陽勝則陰銷而仙。柔和慈善貞清者,陽也;剛狠嫉惡淫濁者,陰也。

      道俗反其情,人各有所煉。眾人則以陰煉陽,道者則以陽煉陰。陰煉陽者,自壯而得老,自老而得衰,自衰而得耄,自耄而得疾,自疾而得死。陽煉陰者,自老而反嬰,自濁而反清,自衰而反盛,自粗而反精,自疾而反和,自夭而反壽,漸合真道而得仙矣。是以有纖毫之陽不盡者,則未至于死;有錙銖之陰不滅者,則未及于仙。[2]

      這里,“陰”與“陽”代表了生命中兩種對立的力量和兩種不同的發展方向:陰是生命中的消極面、黑暗面,是走向死亡的力量,俗人“以陰煉陽”,即是“順則凡”的方向;陽是生命的積極面、光明面,是走向新生的力量,道者“以陽煉陰”,即是“逆則仙”的方向。死亡是陽盡而陰純的結果,有一絲毫的陽未盡則不至于死亡;反之,圓滿地成仙則必是陰盡而陽純的結果,有一絲毫的陰未盡,則不算真的成仙。

       

      這種理解生命兩種不同力量、不同方向的陰陽觀,完全被內丹學繼承下來了。王重陽曰:“玄關奪得不追尋,煉就重陽滅盡陰。”[3]李道純“死生說”一文謂:“念慮絕則陰消,幻緣空則魔滅,陽所以生也。積習久久,陰盡陽純,是謂仙也。或念增緣起,縱意隨順,則陰長魔盛,陽所以消也。積習久久,陽盡陰純,死矣。大修行人分陰未盡,則不仙;一切常人分陽未盡,則不死。”[4]

       

      《西山群仙會真記》引《十洲雜記》曰:“純陰無陽,鬼也;純陽無陰,仙也;陰陽相雜,人也。鬼則陰靈之炁,凝而為形,仙則陽和之炁不散,煉而為質。人以陽盡而為鬼,鬼者人之歸也;人以陰盡而為仙,仙者人之遷也。”[5]此處所述的“重陽輕陰”的生命觀,以“純陰”為鬼,以“純陽”為仙,以陰陽相雜為人,這是內丹學一種常見的解釋“人”與“仙”之差別的理論觀點。如《悟玄篇》序曰:“蓋人生于天地之間,秉受陰陽之氣,故曰有死生。為人者,可鬼可仙。鬼者,純陰之氣;仙者,純陽之體。以陰煉陽甚易,以陽煉陰不難。所謂學仙之士,無過以陽煉陰之術,陰盡陽純,則曰仙矣![6]“純陽”對應的是“陽神”,“純陰”對應的則是“陰神”,陽神、陰神都可以看作是煉內丹的成果,故有時亦分別稱作“陽丹”、“陰丹”。《海瓊白真人語錄》載:“外丹難煉而無成,內丹易煉而有成。所為陰丹陽丹者,即內丹也。丹者,心也,心者,神也。陽神謂之陽丹,陰神謂之陰丹,其實皆內丹也。脫胎換骨,身外有身,聚則成形,散則成炁,此陽神也。一念清靈,魂識未散,如夢如影,其類乎鬼,此陰神也。”[7]

       

      按照這種崇陽抑陰而重視純陽的觀念,這里就有一個根本性的哲理問題:既然內丹學要推崇純陽,那么還要不要“陰”呢?如果排除掉“陰”,“陰陽”又如何“交媾”呢?這豈不是要否定掉“陰陽交媾”的意義嗎?清代內丹學家劉一明即明確地提出了此一問題:

      問曰:性命必賴陰陽而后凝結,則是有陰不可無陽,有陽不可無陰,何以又有“群陰剝盡丹成熟”之說,到底用陰乎,不用陰乎?答曰:所用者,真陰真陽;不用者,假陰假陽。真陰真陽為先天,假陰假陽為后天,先天成道,后天敗道。[8]

      這確實是內丹學“陰陽交媾論”所要面臨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哲理問題,也是我們本文所要重點研究的課題。

       

      顯然,這里“崇陽抑陰”語境中所講的陰陽并不是從陰陽對稱的哲理上來講的;從陰陽哲理上來說,“有陰不可無陽,有陽不可無陰”,陰陽是互相成立的,是對等、對待的范疇,陰中有陽,陽中有陰,陰陽只能講平衡、講和諧,不能簡單地“崇陽抑陰”,不能簡單地說要“消陰”變成“純陽”。這里講的“陰”與“陽”實際上另有思路,另有語境,不可與陰陽對稱的哲理混為一談。劉一明的回答,以真陰真陽為先天,以假陰假陽為后天,內丹學所推崇的“陽”即先天之“真陰真陽”也,所否定的“陰”即后天之“假陰假陽”也。

       

      陰陽交媾是通過陰陽的平衡與合一而從陰陽分立之“2”回歸先天陰陽合一的“1”的狀態,內丹學在某種語境下把這種先天的“1”及至“0”的狀態稱之為“陽”,而把后天的陰陽分立的“2”乃至“2”以下的狀態稱之為“陰”,此時“陰”(假陰假陽)代表后天生命的有礙及渣滓的成分,而“陽”(真陰真陽)則代表先天生命的暢通及光明的成分。如丹經所云:“丹者,純陽也。陽者,天道也。故神合道聚則成形,散則成風,故與道相通。”[9]“陽即道,道即虛無自然。”[10]元清和真人尹志平曰:

      凡居陰陽之中者,莫不有數。所以人不能出陰陽殼中,惟天上無陰無陽,是謂純陽。俯視日月運行轉變,時數在運氣之外,又豈有寒暑春秋、興亡否泰之數邪。人處陰陽之中,故為陰陽所轉,曾不知元有個不屬陰陽轉換底在。學道之人不與物校,遇有事來,輕省過得,至于禍福壽夭,生死去來,交變乎前,而不動其心,則是出陰陽之外,居天之上也。[11]

      這里區分出陰陽對待的“人間”與超出陰陽對待、無陰無陽的“天上”,實際上正是后天世界與先天世界的分別。先天世界無陰無陽,超出陰陽對待,故又稱之為純陽。“純陽”中的“陽”已經明顯不是“陰陽”對待中的“陽”,實際上只是先天境界的代名詞而已。

       

      在這一意義上,內丹學修煉的目標,正是要徹底消除后天“陰”的成分而回歸先天“陽”的狀態;依生命之中“陰”與“陽”各自所占的比重,即可體現其不同的生命境界。故“純陰”、“陰神”則為“鬼”;“純陽”、“陽神”則為“仙”;而陰陽相雜的狀態即是“人”。

       

      內丹學修煉從“陰”到“陽”的轉化,實際包含了整個精氣神的轉化;由于修煉的能動的主體是“心”,所以“心”的“純陽”狀態更為根本,是轉化后天精氣的核心要素。白玉蟾謂:“人但能心中無心,念中無念,純清絕點,謂之純陽。”[12]此即認為,無心無念,回到純粹的先天境界,就是純陽。無心無念,當然不是否定了心的主體的存在,而是在境界上沒有分別心、沒有思慮的純粹的意識狀態。這種先天的“陽”的狀態,在精、氣、神諸方面都有其相應的呈現,我們還將在“論內丹學中的兩重天地”一文中對此作專題論述。

       

      內丹學修煉中陰陽交媾的過程,從某種意義上可以看成是從后天(陰陽)回到先天(純陽)的一種途徑,同時也是以先天之陽轉化后天之陰的過程。先天之陽與后天之陰,此消彼長。如馬鈺曰:“性定則情忘,形虛則氣運,心死則神活,陽盛則陰衰,此自然之理也。”[13]《抱一子三峰老人丹訣》載:“性火不動者則神定,神定則氣定,氣定則精定。三火既定,并會于下丹田,聚燒金鼎,鍛煉玉鼎,熏蒸關竅,使一身陰消陽長,太真陽氣上下顛倒循環,自然鍛煉成一粒赫赫龍虎金丹大藥也。”[14]對于此種“陰消陽長”過程與陰陽交媾的火候與原理,內丹學有一套獨特的易理卦象以表現之,這是我們下一節將要論述的主題。

       

      二、陰陽交媾的易理卦象

       

      關于陰陽交媾的哲學原理,內丹學繼承了《周易參同契》以易理解說丹道的傳統,雖然內丹學諸家對此各有闡揚,然大抵有一個統一的理論模型,我們可以以張伯端的《悟真篇》為中心,來梳理一下內丹學中陰陽交媾的易理卦象。

       

      對于陰陽交媾的理論闡釋,內丹學以“坎離”二卦為中心,形成一套非常嚴密的哲理模型。我們知道,陰陽交媾是不同層次的“合二為一”的過程,這個過程是內丹學由后天返先天的逆返成仙的過程,故陰陽交媾亦稱“坎離顛倒”、“取坎填離”。坎離代表后天的身心、神氣等一系列相對應的陰陽范疇,而坎離交媾的目標是回到先天乾坤的狀態。從乾坤到坎離,是從先天到后天的順向演化;從坎離到乾坤,是內丹學陰陽交媾的逆向演化。

       

      對于這一陰陽交媾的基本原理,《悟真篇》中多有闡釋。

       

      《悟真篇》曰:“此法真中妙更真,都緣我獨異于人。自知顛倒由離坎,誰識浮沉定主賓。金鼎欲留朱里汞,玉池先下水中銀。神功運火非終旦,現出深潭日一輪。”翁葆光注曰:

      (),屬火為陽而居南,所反為女者,外陽而內陰也,謂之真汞;坎(),為陰而居北,所以反為男者,外陰而內陽也,謂之真鉛。[15]

      夫離為火,火炎上,火乃木之性,俱浮,屬陽,故為主也。坎為水,水潤下,水為金之性,俱沉,屬陰,故為賓也。此常道也。今也離反為女,坎反為男,是主反為賓也,賓反為主,豈非顛倒乎?故曰自知顛倒由離坎,誰識浮沉定主賓。(同上)

      戴起宗疏曰:

      浮沉者,火炎木浮而在上為主,水降金沉而在下為賓。此乃人之道,此為世間法也,此為順五行也。今焉火木雖浮,使之就下而反為賓。金水須沉,使之逆上而反為主。是之謂仙道也,是出世間法也,是為水火既濟也,是為顛倒五行也。[16]

       

      又,《悟真篇》云:“日居離位反為女,坎配蟾官卻是男。不會個中顛倒意,休將管見事高談。”翁注曰:“日中烏屬陰,故為離女;月中兔屬陽,故為坎男。茍不知顛倒之妙,徒自高談,亦猶以管窺天者也。”戴疏曰:“顛倒者,不以陰為陽,是為陰中取陽;不以陽為陰,是以陽中取陰。陰為陰,陽為陽,順行者,世之常道也。陰取陽,陽取陰,逆行者,仙之盜機也。”[17]

       

      這就從坎離二卦所代表的一系列象征上,充分闡釋了其中“陰陽顛倒”之義。內丹學用了許多復雜的術語來講陰陽交媾,但若明白了坎離及其所象征的意義,其中的內在理路亦不難把握。但以上只講到坎離顛倒,還未直接點出從后天坎離之陰陽回歸先天乾坤的命題。《悟真篇》另有一詩偈突出了這一點:“取將坎內中心實,點化離宮腹里陰。從此變成乾健體,潛藏飛躍總由心。”翁注曰:“離卦外陽內陰,坎卦外陰內陽。以內陽點內陰,即成乾也。譬如金丹是至陽之氣,號為陽丹,結在北海之中,即來點己陰汞,即為純乾化陽之軀。然后運火抽添進退,俱由在我心運用也。”[18]

       

      若從純哲理上言,通過“取坎填離”的陰陽交媾的過程,則離卦復其先天之乾卦,坎卦復其先天的坤卦,但內丹學只講“從此變成乾健體”,只講“純陽”之乾卦,并未提及代表“純陰”的“坤”卦。這當然并不奇怪,因為按照我們前面所論述的內丹學的“純陽”觀念,內丹學除了講陰陽對稱、交媾的意義,還在特定的意義上“崇陽抑陰”,以“純陽”為仙,以“純陰”為鬼,故通過取坎填離之后,內丹學只取“純陽”之乾卦為結果,而諱言“純陰”之坤卦。但其實,這里應可從哲理上作進一步的說明,不必回避“坤”卦所代表的“先天”之義。因為在陰陽交媾的易理而言,坎離交媾的結果就是回歸先天乾坤,此時坤之“純陰”不同于內丹學“鬼仙”意義的“純陰”。坤之純陰與乾之純陽,已經是從后天陰陽對待中回歸先天了,此時已經是“后天之先天”了;只是若進一步細究,則此后天之先天之中仍可分陰陽而有乾坤,但這已經是“先天之陰陽”了。先天之陰陽,按內丹學的說法,如果納入“崇陽抑陰”的語境中來理解,以后天為陰,以先天為陽,這已經是“陽”的層面了。故內丹學進一步再通過“乾坤交媾”之“大周天”,從后天之先天回歸先天之先天,此時則為合道之“0”一層境界,或可謂是真正成仙之“純陽”了。不過,內丹學是一種關于實踐的學問,雖有深入的理論探討,但少有人去關注這一陰陽交媾所涉及的哲理問題,故在此特做疏通如上。

       

      對于內丹學以純陽為仙的觀念,我們還可以從另外一個層面上加以理解。自《周易參同契》開始即以易之十二消息卦來說明煉丹中的火候變化與陰陽消長,而十二消息卦正好可以用來象征陰陽消長的周期性變化,這樣“乾卦”之“純陽”義更具哲理意義,并不違背“陰陽相待”的根本法則,不會成為偏重一邊、有陽無陰的“孤陽”。若以十二消息卦中的陽爻代表內丹學“崇陽抑陰”觀念中的“陽”,以十二消息卦中的陰爻代表內丹學“崇陽抑陰”觀念中的“陰”,則內丹學以“純陽”為仙的觀念可以得一順暢的了解,不再有隔礙之感了。從易理卦象上去理解內丹學的陰陽交媾的原理與火候,可以在理論上澄清諸多問題。

       

      翁葆光注《悟真篇》“冬至初陽來復,三旬增一陽交。月中復卦朔晨超,望罷乾終始(按:據注文,則‘始'當作‘垢')兆。日又別為寒暑,陽生復起中宵。午時垢象一陰朝,煉藥須知昏曉。”句曰:

      冬至一陽生,為復卦,三十日增一陽爻,為臨卦,為泰卦,為大壯,為夬卦,為乾卦,乃陽火之候也。陽極則陰生,故夏至一陰生,為垢卦,三十日增一陰爻,為遁卦,為否卦,為觀卦,為剝卦,為坤卦,乃陰符之候也。陰極復陽生,周而復始,此一年之氣候加減之大數也。圣人移此一年之氣候,于一月之中,以朔旦為復,至望日為純陽,兩日半當三十日,是一個月也。望為純乾,至十六日垢一陰生,故曰“望罷乾終垢兆”。以陰初萌,故謂之兆。此一月之氣候周天之大數也。圣人又將一月之候,移在一日之中,分為寒暑溫涼四時之氣。故以中夜子時一陽生為復卦,午后一陰生為垢卦。運用符火陰陽,升降抽添進退,一一合天地四時,陰陽升降,不得毫發差忒,故曰“煉藥須知昏曉”也。昏曉者,陰陽之首也。此一日之氣候周天之大數也。[19]

      此段文以十二消息卦論年、月、日之陰陽周期消長,實乃丹道火候卦象說之經典概括。從復卦一陽生,經臨卦,泰卦,大壯卦,夬卦,一直到乾卦,代表了“進陽火”的過程,到乾卦為純陽之候;陽極而陰生,從垢卦之一陰生,經遁卦,否卦,觀卦,剝卦,一直到坤卦,代表了“退陰符”之過程,到坤卦為純陰之候。此種陰陽消長的周期性歷程,可以在一年四季之周期中體現出來,亦可以在一月、一日之中體現出來。以此象征人體煉丹時的陰陽消長之火候歷程,自有其偉大的象征意義。從十二消息卦來看,“純陽”代表了“陽升”之極點,此時“陰”已經全部隱藏了;“純陰”代表“陰升”之極點,此時“陽”已經全部隱藏了。這種意義的“純陽”有其哲理意義,并不與普遍的陰陽哲理相違背,恰恰是象征陰陽消長的一種很好的理論模型。以此來理解在內丹學修煉過程中“陰消陽長”而成為“純陽”之仙的思路,亦可以消除“崇陽抑陰”與“陰陽平衡”二者之間的緊張關系。

       

      不過,丹經中以易象、易理來說明修煉時陰陽消長的火候變化,雖有其哲理上有嚴密的立論依據,但在實際修煉的過程中卻并不能拘泥于此種理論模型而生搬硬套,實際上的火候更有賴于師父直指訣竅和自己的靈活掌握。《悟真篇》對此有清醒的自覺:“本立言以明象,既得象以忘言。猶設象以指意,悟真意則象捐。達者惟簡惟易,迷者愈惑愈繁。”[20]“得意”則可“忘象”,“得象”則可“忘言”,這些易理卦象只是幫助我們理解“真意”的工具,而不是我們可以去迷執的教條。《悟真篇》指出:“卦中設法本儀刑,得象忘言意自明。舉世迷人惟泥象,卻行卦氣望飛升。”翁葆光注曰:

      卦象者,火之筌蹄也。魏伯陽真人因讀易而悟金丹作用,與易道一洞,故作《參同契》,演大易卦象,以明丹旨,開示后人。故比喻乾坤為鼎器,象靈胎神室在我丹田中也;又以坎離喻為藥物,象鉛汞之在靈胎神室中也。夫乾坤為眾卦之父母,坎離為乾坤之真精,故以四卦居于中宮,猶靈胎鉛汞在丹田中也。處中以制外,故四卦不系運火之數。其余諸卦,并分在一月之中,搬運符火,始于屯蒙,終于既未。周而復始,如車之輪運轉不已。一日兩卦直事,三十日計六十卦。連乾坤坎離四卦為鼎器、藥物,共六十四卦,總三百八十四爻,象一年并閏余,共三百八十四爻也。又象金丹二八一斤之數,一斤計三百八十四銖。此皆比喻設象如此,學者觀此卦象,可以悟運火之作用。茍明火用,卦象皆可忘言而無用也。[21]

      這里解釋了《悟真篇》有關陰陽交媾的易理卦象,實源自于《周易參同契》也。《參同契》以乾坤為爐鼎,以坎離為藥物,以卦爻說明年、月、日之周期火候,此是開創統一內外丹之“煉丹學”的易學理論模型也。但此種卦爻作為陰陽變化的火候象征,皆只是比喻而已,不可執在卦爻上。如李道純《卦象論》曰:“行火進退,抽添加減,則而象之。簇一年于一月,簇一月于一日,簇一日于一時,簇一時于一刻,簇一刻于一息。大自元會運世,細至一息之微,皆有一周之運。達此理者,進火退符之要得矣。雖然丹道用卦,火候用爻,皆是譬喻,卻不可執在卦爻上。”[22]

       

      古人以卦爻象之易理說明陰陽進退與火候變化,皆有其良苦用心;但內丹學常言“圣人傳藥不傳火”,蓋火候為難言也,端在自悟自得耳!《玄宗直指萬法同歸》載:

      真火無候,大藥無方。古人立節候卦炁者,不過使人明彼陰陽,識彼象數,驗彼時刻,然后則而行之,使此精此炁、此神此心,合乎天機,應乎卦象,不相背戾也。

      火符至妙,千圣不傳。今略而言之,不過調和金火也。金即鉛,火即汞;鉛即炁,汞即神;神即性,炁即命。性命融會,金火和光,丹道成矣。火太武則燥,太文則濫,要之不燥于武,不濫于文。后則抽之,前則添之;首則進之,尾則退之。使之綿綿若存,溫溫得中。[23]

      火候的本質是神與氣之間的調和與應用,到了先天大道的層次上,則“真火無候,大藥無方”,完全歸入無為境界,直造先天未畫之前,則何論卦爻斤兩!

       

      三、陰陽交媾的成仙原理

       

      前已從易理卦象的角度明陰陽交媾之從后天返先天的基本原理,其間并說明取坎填離之陰陽交媾,其結果應是從后天坎離回歸先天乾坤;而內丹學諱言“純陰”之坤卦,一皆以“純陽”之乾卦說陰陽交媾之結果。其所以如此,自有其理由在,但此種忌諱亦無絕對必然性可言。其實,乾坤即內丹學所謂的“真陰真陽”,亦即高一層之陰陽交媾之“大藥”。內丹學雖諱言“純陰”,如前所論,純陰是鬼仙的代表;但內丹學換成“真陰”以說“坤”卦所代表之“純陰”,實際上已經在哲理上彌補了坎離交媾理論中缺失“坤”之“純陰”義這一“漏洞”。

       

      正如內丹學“崇陽抑陰”有其特定的意義,純陽并非在同一層次上與“陰陽對待”的說法相矛盾,內丹學的陰陽交媾本身已經預設了陰陽二者之間的平衡與調和關系的重要性。但因內丹學未有明確的理論自覺,故有時不免制造了“崇陽抑陰”與“陰陽平衡”之間的矛盾張力。從內丹學陰陽交媾論的成仙原理上說,并不是在陰陽二者之間去“取陽”而“舍陰”,恰恰是以真陰真陽二者之間的交媾和合,去從后天陰陽之“2”回歸先天太極之“1”,由此進一步返本還原,與道合一而成仙,這就是內丹學陰陽交媾的成仙原理。

       

      內丹學文獻中,《紫陽真人悟真篇注疏》較早地明確了真陰真陽的重要意義:“圣人先以真陰真陽二物為爐鼎,然后誘太極一氣為丹。太極之氣在于虛無之中,不可求測。茍不以真陰真陽而誘之,則不能降靈成象。”[24]道之順向演化,即從太極而陰陽,陰陽形成之后,太極則隱而不現,通過真陰真陽之交媾,則易由陰陽而太極。但早期丹經崇陽抑陰的色彩較深厚,故較少地在陰陽平等、相待的意義上談及“陰陽和合”的問題,對此問題全面而完整地提出來并加以理論論證的,則是劉一明的《道書十二種》。劉一明對“陰陽和合”的問題有系統的解說,可做專題研究,此處只略舉其相關的材料數條,列舉如下:

       

      《參同契經文直指》:

      大道無聲無臭,非色非空,有何可言?然無聲無臭中而藏陰陽,非色非空里而含造化。[25]

      陰陽貴于和合,尤貴于和合得其中正。得其中正,為真陰真陽;不得中正,為假陰假陽。真假之分,只在中正與不中正之間耳。[26]

      世間修道盲漢,不知陰陽配合之理,牝牡相須之道,舍自己真陰真陽性命之根,而求身外與我種類不同之物。[27]

      天地非陰陽不能生物,性命非陰陽不能結丹,天地造化之道,乃金丹之至象也。[28]

      《參同契直指箋注》:

      天心無形無象,不可見,因陰陽交感,一點生機從虛無中露出,而始足以見之。[29]

      修真之道,全是盜天地虛無之氣,竊陰陽造化之權。[30]

      何況先天之氣,近在我身,切在心胸,豈有不能感化者乎?其不能感化者,皆因陰陽不能和合之故。如果和合,則先天之氣,自虛無中來,一時辰內管丹成矣。[31]

      人心去則為真無,道心固則為真有。真無者,真陰也;真有者,真陽也。真無真有,此兩孔穴法,金氣亦相胥也。兩孔穴,即真無真有二穴。法者,即有為無為二法。金氣者,先天真一之氣,號為水中金。此氣恍恍惚惚,杳杳冥冥,非色非空,非有非無,有無相形,一物生焉。[32]

      金丹之道,陰陽調和之道也。陰陽和則生丹,陰陽背則敗道。[33]

       

      這些材料不需要一一解釋,其中主要的意思可概括如下:

      其一,內丹學的源頭是“大道”,大道之中雖“無聲無臭”,其中已蘊含“陰陽造化”的潛力與可能性。若無陰陽之化,則不可能生成萬物也。

      其二,內丹學全部的目標,是返本還原,回歸于道。而先天之道可從兩方面說:從氣一面來說道,則為先天一氣;從心一面來說道,則為“天心”,天心即先天之心()也。內丹學的核心,即是感召此先天虛無之氣,即是回歸先天虛無之心。

      其三,人在后天狀態下,天心隱而不現,先天一氣亦隱于虛無之中;欲自后天返先天,必須通過真陰真陽之間的調和交媾,才能“先天之氣,自從虛無中來”。

      其四,由此,則內丹學之核心即在于陰陽交媾,真陰真陽交感和合,此乃性命、有無雙修合一之根本也。

       

      可見,劉一明已經把陰陽交媾而成仙的原理說得很透徹了。自“氣”一面講,內丹學的核心奧秘是如何感召“先天一氣”;自“心”一面講,內丹學的核心奧秘是如何回歸先天之心的本來面目。依“心氣無二”之理,前者乃即氣而言心,后者乃即心而言氣,先天之“虛”中本來無“心”與“氣”之二元分別相也。而回歸此先天(心氣無二)之境,其核心奧秘則在“真陰真陽”之交媾、交感與和合也。即屬真陰真陽之交媾,則非后天之造作有為法,而有其微妙之感通,如白玉蟾《謝張紫陽書》所說:“夫修煉金丹之旨,采藥物于不動之中,行火候于無為之內,以神氣之所沐浴,以形神之所配匹,然后知心中自有無限藥材,身中自有無限火符。如是而悟之謂丹,如是而修之謂道。”[34]

       

      丹法陰陽交媾以成仙之總原理既已敘明,則不同丹法流派之特征亦可由之而明矣!無論何種丹法,皆以陰陽交媾而回歸先天,此則無異;而此回歸先天,則或重先天一氣而言丹,或重先天心性而言丹,雖可謂有或重性或重命之不同特色,其實皆歸于道之不二也。因分之即陰陽,即神氣,即性命,而合之則為“非二元”之“虛體”,不過可由不同視角而表之罷了。《金丹大成集》從“心”一邊論“道”:

      夫道者,心之體。心者,道之用。道融于心,心會于道,道外無余心,心外無余道也。能知運用者,以道觀心,心即道也;以心貫道,道即心也。是心也,非人心之心,乃天心之心也。天之居于北極,為造化之樞機者,此心也。故斗杓一運,四時應節,五行順序,寒暑中度,陰陽得宜矣。在人亦然。首有五宮,上應九隅,其中一宮曰天心,一曰紫府、天淵、天輪、天關、天京山、都關、昆侖頂,其名頗眾。總而言之,曰玄關一竅。運用于此者,可不辨藥材所產之川源,火候細微之要旨,以至溫養而成丹,皆不離乎此心之為用也。[35]

      關于“玄關一竅”,因另有專文論之,此處且略。此以“天心”為統“陰陽”之樞紐,雖未言“氣”,實則先天之心并是“心氣合一”之境也。牧常晁《或問金丹性命類》一文中指出:

      夫道不從外求,外求非為大道。言真鉛汞者,乃天地之根元也。真水火者,乃陰陽之本祖也。汞鉛在人為性命,水火在人()精神,非世間有質之物也。古人不欲直泄,故寓言于物,使人遠取近求,以象外陰陽,合身中之神炁也。除本命元神外,其余鼎器藥物、龍虎龜蛇,及世間有象者,無非譬喻。[36]

      此即明言內丹學所論之“陰陽”,包括水火、鉛汞、性命、精神等等,終歸是回到“神炁”上來講,并非外物之陰陽;而神炁回歸先天,則不外“本命元神”而已,此即前文所謂之從“心”一邊而論先天之境也。

       

      《樂育堂語錄》對內丹學的陰陽哲理有精要的總結:

      天地生生之道,不過一陰一陽,往來迭運、氤氳無間而已。然此皆后起之物也,若論其原,只是無極太極,渾渾淪淪,浩浩淵淵,無可測識,無可名狀焉。惟靜極而動,陰陽兆象,造化分形,而陽之升于上者為天,陰之降于下者為地,天地定位,人物得其理者成性,得其氣者成命,而太極不因之有損焉。即天地未兆、人物未生以前,而太極渾淪無際,亦不因之有增焉。夫太極,理也,無可端倪者也,而實為天地萬物之主宰。“《易》有太極,是生兩儀”,此言兩儀之發端,無不自太極而來。當其動而為陰陽,是氣機之蓄極必泄,非太極之有動也,其動也,其氣之屈而伸也;及靜而為太極,是氣機之歸根返本,非太極之有靜也,其靜也,亦其氣之伸而屈也。要之,氣機有動靜,而太極無動靜。爾學人務須明得這個源頭,始不墮于形氣之私。[37]

      在內丹學的理論框架中,一般以“煉精化氣”、“煉氣化神”和“煉神還虛”作為其基本的理論模式,而上文中的太極相當于“虛”一層次,“神與氣”則相當于“陰陽”的層次。“精、氣、神、虛”可以看成一個“從實到虛”的無限相續性的系列,它們之間互相含蘊而互有顯隱。“虛”(太極)是無形無相的本源,萬機潛蘊其中,具有無限的可能性,從無形的“虛”到有形的萬物的順向演化,是一個從“無”到“有”、由“虛”到“實”的信息顯化歷程,同時又是一個萬能性逐漸縮減的過程,因為越是“有形”的層次,事物就越具體,就形成了顯著的差別,有了事物之間的差別就有了相互矛盾,就不能相互融通為一體,所以是一個“由實生礙”的過程。它們之間既然可以互相轉化,說明它們存在內在的統一性,它們來自于同一的本源(虛或太極);但處于不同的演化階段有不同的功能效果,只有達到“還虛”的層次才能虛靈無礙而達成超越。從太極到陰陽到萬物的順向演化是“從先天到后天”的“由虛化實、由實生礙”的過程,而從萬物到陰陽到太極的逆向演化則是“從后天返先天”的“由實返虛、由虛而通”的修煉過程。通過逆向修煉而重返本源,重返無形無相的太極本體,人就從有限而回到無限,就獲得了永恒與超越。內丹學“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的修煉過程,正是從萬物到陰陽到太極的逆向演化過程。

       

      因此,回歸太極本體狀態才是修煉成仙的根本,而陰陽氣機的修煉則是回歸太極的方法與過程,兩者相互配合,是內丹學修煉的根本原則。在陰陽未生以前的太極,雖也蘊含有理有氣,但氣沒有顯現,顯現只是無形之“理”,“理”可以理解為相當于包含萬物運化程序的全息的信息元。等到由太極而分化出陰陽二氣,則陰陽氣機的運化是顯現的,而陰陽二氣之所以能如此運化的程序規律即理則是隱含于氣機運化之中。陰陽的氣機有動有靜,有增有減,但其所以能動能靜、可增可減之“太極之理”則本無動靜,并無增減,因為動靜增減只是陰陽氣機不同信息的顯現與隱藏的差別,從那個太極之理來說,它只是一個全息元,從信息的全體來說并無動靜增減。對修煉來說,陰陽氣機有變化有增減,但我們的心要無變化無增減,即所謂的“無思無慮,無作無為”,這樣我們就能從陰陽的部分的運化狀態,上契于無動靜無增減的太極整體的狀態;這樣就能超越有形事物的生滅變化的層次,而回歸于太極本體的無限與和諧。如果我們局限于后天陰陽的變化,那么修煉最多只能影響到后天肉身的健康,而不能返本還原,進入永恒的道境。這就是本文所要論述的內丹學陰陽交媾論的一個最重要的原理。

       

      內丹學所講的這一套通過陰陽交媾而返本還原以成仙的原理,其表述帶有道教鮮明的特征;但就其哲理本身而言,凡客觀的原理、原則都是超越宗派門戶之見的,內丹學家認為,“天下無二道,圣人無兩心”,儒釋道三家在其最后的“道”的層面都是殊途同歸的。內丹學家陳致虛指出:

      天下無二道也。昔者孔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老子曰:萬物得一以生;佛祖云:萬法歸一。是之謂三教之道一者也。圣人無兩心。佛則云明心見性,儒則云正心誠意,道則云澄其心而神自清。語殊而心同,是三教之道,惟一心而已。然所言心,卻非肉團之心也。當知此心乃天地正中之心也,當知此心乃性命之原也。是《中庸》云:天命之謂性;《大道歌》云:神是性兮氣是命;達磨東來,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是三教之道,皆當明性與命也。孔子曰:一陰一陽之謂道;老子曰:萬物負陰而抱陽;六祖教示云:日與月對,陰與陽對。是三教之道,不出于陰陽二物之外也。[38]

      此從“一”、“心”、“性命”、“陰陽”等一系列的概念,論證三教之道同其歸趣。陳致虛又說:“人也者,為萬物之靈也。人能久固其真也,謂之真佛;人能久存其神也,謂之神仙;人能超凡而入圣也,謂之上圣。皆不離于性命,皆不逃于陰陽,而皆出入于中心,總謂之金液還丹也。”[39]此與上文同一語脈,謂無論是佛、仙、圣,只是從不同的意義上來命名,其實皆不離于性命陰陽,皆以一心為本。而王道淵“懲忿窒欲論”則更具體地指明了三教會通之所在:“在丹家則為取坎填離、水火既濟之理;在禪家則為回光返照、轉物情空之理;在儒家則謂克己復禮、正心誠意之理。以此論之,三教道同而名異,其實不離乎一心之妙。是以天地無二道,圣人無兩心。[40]由此可見,陰陽交媾雖是由內丹學特別地提出來的修道原理與方法,但其本質亦體現于儒釋兩家之中。禪家之轉物而覺,其實亦是回心內照,此即有陰陽交媾之作用;儒家克己復禮、正心誠意之修養,使精神不向外馳,而回復心體之明德,其實亦有陰陽交媾的作用。不過,儒佛兩家都偏于心理、倫理方面的精神修養,雖在核心原理上可以有陰陽交媾的作用,但它們并未明確地提出陰陽交媾特別是身心之間相互作用的課題。

       

      這表明,內丹家不但以陰陽交媾為丹家成仙之秘要,而且在內丹家看來,陰陽交媾的成仙原理是通三教而為一的。

       

      注釋:

       

      [1]王明:《太平經合校》,中華書局,1990年,第691頁。張廣保的《太平經-內丹道的成立》專辟尚陽與純陽一節討論《太平經》的尚陽、純陽觀念。載張廣保:《道家的根本道論與道教的心性學》,巴蜀書社,2008年,第244-248頁。

      [2][]吳筠:《宗玄先生玄綱論》,不分卷。按:《玄綱論》已經具備內丹學“返本還源、貴陽煉陰、性命雙修”等理論宗旨,與《化書》一起,奠定了內丹學興起之基礎。

      [3]《重陽全真集》卷一,金王嚞撰,十三卷。

      [4][22]《中和集》卷四,元初李道純撰,六卷。

      [5]《西山群仙會真記》卷三,晚唐五代施肩吾撰,五卷。

      [6]《悟玄篇》,余洞真撰,當出于南宋時期,一卷。

      [7]《海瓊白真人語錄》卷一,南宋彭耜等編,四卷。

      [8][25][26][27][28][29][30][31][32][33]劉一明:《道書十二種》,羽者等點校,書目文獻出版社,1996年,第32952122354248484956頁。

      [9]《修真十書·雜著指玄篇》卷三,不署編者,應出于元代,六十卷。

      [10]黃元吉:《樂育堂語錄》,戈國龍:《丹道今詮:樂育堂語錄注解》,華夏出版社,2007年,第10頁。

      [11]《清和真人北游語錄》卷一,元尹志平述,弟子段志堅編,四卷。

      [12][34]白玉蟾:《謝張紫陽書》,載于《修真十書》卷六“雜著指玄篇”。

      [13]《真仙直指語錄》卷上《丹陽馬真人語錄》,金馬鈺等述,玄全子集,二卷。

      [14]《抱一子三峰老人丹訣》,元金月巖編,黃公望傳,一卷。

      [15][16]《紫陽真人悟真篇注疏》卷二,北宋張伯端撰,南宋翁葆光注,元戴起宗疏,八卷。

      [17]《紫陽真人悟真篇注疏》卷三。

      [18][19][21]《紫陽真人悟真篇注疏》卷五。

      [20][24]《紫陽真人悟真篇注疏》卷八。

      [23]以上兩條,見《玄宗直指萬法同歸》卷二,金牧常晁撰,七卷。

      [35]《金丹大成集》卷一,元蕭廷之撰,五卷,載于《修真十書》卷九至十三。

      [36]《玄宗直指萬法同歸》卷二,金牧常晁撰,七卷。

      [37]黃元吉:《樂育堂語錄》卷一,戈國龍:《丹道今詮:樂育堂語錄注解》,第95頁。

      [38][39]《上陽子金丹大要》卷十四,元陳致虛撰,十六卷。

      [40]《還真集》卷中,元王玠(字道淵)撰,三卷。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員)

      (來源:《世界宗教研究》2018年第5期)

      (編輯:霍群英)


      免責聲明
      • 1.來源未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世界宗教研究所立場,其觀點供讀者參考。
      • 2.文章來源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為本站寫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權歸世界宗教研究所所有。未經我站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及營利性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歡迎非營利性電子刊物、網站轉載,但須清楚注明出處及鏈接(URL)。
      • 3.除本站寫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來自網上收集,均已注明來源,其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權益的地方,請聯系我們,我們將馬上進行處理,謝謝。
      收藏本頁】 【打印】 【關閉
      ⊕相關報道

      主辦: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內容與技術支持: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網絡信息中心

      聯系人:霍群英 李文彬 許津然 電子郵箱: zjxsw@cass.org.cn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建國門內大街5號844房間    郵編:100732

      電話:(010)85196408

      成年轻人电影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