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ksxpy"></p>

      <samp id="ksxpy"><em id="ksxpy"></em></samp>
      <label id="ksxpy"></label>

      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王冬麗:新時代如何堅持馬克思主義宗教觀   2019年4月23日 中國宗教學術網

      作為馬克思主義組成部分之一的馬克思主義宗教觀,是黨和政府認識和處理宗教問題的指導思想。在新時代的歷史方位中,我們應如何堅持馬克思主義宗教觀?

       

      應歷史地而不是突兀地看待馬克思的宗教批判

       

      徹底的批判精神是馬克思主義最本質的東西。對宗教的批判是青年馬克思走向科學社會主義的開端。但是,馬克思把宗教批判作為社會批判的發力點,并不是因為他是天然的宗教反對派,也不是基于個人擺脫宗教后的急急宣戰。

       

      19世紀三四十年代,宗教勢力與國家政權結合在一起對勞動人民進行控制與壓迫,是馬克思耳聞目睹的社會現實。宗教是這個世界的總理論,是它的包羅萬象的綱要,它的具有通俗形式的邏輯……它的狂熱,它的道德約束,它的莊嚴補充,它借以求得慰藉和辯護的總根據。當時的德國出現了激進的啟蒙思潮與社會運動,青年黑格爾派對于神話法則占統治地位的基督宗教國家進行了猛烈的宗教批判。青年黑格爾派的主將鮑威爾與青年馬克思亦師亦友,很大程度上影響了青年馬克思的思想。但馬克思的宗教批判并沒有像鮑威爾那樣僅僅停留在宗教批判上,而是把人的解放視作批判的最終目的。站在鮑威爾的肩膀上,馬克思汲取黑格爾、費爾巴哈的智慧,主張對天國的批判就變成對塵世的批判,對宗教的批判就變成對法的批判,對神學的批判就變成對政治的批判。馬克思在宗教批判中,是徹底的和不妥協的。對宗教的批判最后歸結為人是人的最高本質這樣一個學說,從而也歸結為這樣的絕對命令:必須推翻那些使人成為被侮辱、被奴役、被遺棄和被蔑視的東西的一切關系。經由對顛倒的世界觀也即對宗教所作的批判,馬克思吹響了對顛倒的世界進行政治革命的號角。

       

      勢易時移,新時代的中國是一個充滿了現代人文精神與科學精神的社會主義國家,有著不同于彼時西歐國家的宗教國情與時代。因此,不能把馬克思主義的宗教批判突兀地照搬照用,用作認知中國宗教的有色眼鏡經典依據

       

      應辯證地而不是片面地看待宗教的社會作用

       

      馬克思在開始懷疑和擺脫宗教時,對宗教的作用是持消極和否定態度的。他認為宗教是與統治階級結合在一起,對人民施以無情剝削、進行麻醉,從而達到階級統治的目的。但隨著辯證唯物主義思想的逐步確立,馬克思也認識到了宗教對于被統治階級的慰藉作用、革命斗爭的外衣作用,并告誡工人階級不要愚蠢地向宗教宣戰。

       

      反觀中國宗教,中國有著不同于西方政教關系的歷史傳統,宗教一向是政權鞏固的助益而非競爭者或者敵對力量。1949年后,中國的宗教界接受引導,進行民主改革,主動調適自己,邁出了與新中國相適應的第一步。經過幾代人的努力,中國進入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新時代。新時代是全體中華兒女勠力同心、奮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時代,這與你死我活的階級社會與革命斗爭年代有了迥異的差別。這樣的歷史時期,黨有能力調動我國各族信教群眾的積極性,引導他們在社會主義建設中發揮更為積極的作用。這樣的歷史時期,更應該辯證地認識宗教的作用,抑負揚正,使宗教更好地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

       

      應靈活地掌握原則,而不是機械地套用結論

       

      在對馬克思主義宗教觀的理解和運用中,我們曾經走過彎路。比如在一段時期內,我們曾經把系統豐富的馬克思主義宗教觀簡單化為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鴉片,并斷言這種反動本質永遠不會改變。馬克思確實曾指出,宗教是被壓迫生靈的嘆息,是無情世界的感情,正像它是沒有精神的制度的精神一樣。宗教是人民的鴉片。但這一論斷并不是馬克思關于宗教本質的論述。馬克思確實指出過宗教會走向消亡,但馬克思也指出,只有當實際日常生活的關系在人們面前表現為人與人之間和人與自然之間極明白而合理的關系的時候,現實世界的宗教反映才會消失。但是,這需要有一定的社會物質基礎或一系列物質生存條件。而這些條件本身又是長期的、痛苦的歷史發展的自然產物。這事實上指出了宗教存在的長期性。

       

      新時代的中國,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而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時代。這一時期,宗教在社會主義社會存在的長期性特征并沒有改變。在2015年的中央統戰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堅持用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認識和對待宗教,遵循宗教和宗教工作規律。這要求我們對馬克思主義宗教觀要掌握其核心與精髓,明白某一具體結論形成的特定歷史背景,而不是奉行拿來主義,機械地套用結論。

       

      應與時俱進地發展理論,而不是一成不變地固守教條

       

      誠如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的講話中所強調的,馬克思主義是不斷發展的開放的理論,始終站在時代前沿。自馬克思誕生兩個百年來,人類社會進入工業化、國際化、信息化時代,中國社會與宗教也發生了巨變。勇立時代潮頭的中國共產黨把馬克思主義宗教觀和中國不同歷史時期的實際相結合,汲取正反兩方面經驗,實現了馬克思主義宗教觀的中國化。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治國理政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也應用于觀察和處理宗教問題的工作中,豐富和發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宗教理論。這是立足中國國情對馬克思主義宗教觀的繼承,也是對馬克思主義宗教觀的發展。

       

      馬克思的作品曾經被譽為工人階級的圣經,但馬克思主義理論不是教條,而是行動指南,必須隨著實踐的變化而發展。新時代,我們應該直面新形勢、回答新問題、總結新經驗,與時俱進地發展馬克思主義宗教觀。

       

      (作者系中央民族大學中國民族理論與民族政策研究院副教授、博士)

      (來源:201858日《中國民族報》)

      (編輯:霍群英)


      免責聲明
      • 1.來源未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世界宗教研究所立場,其觀點供讀者參考。
      • 2.文章來源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為本站寫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權歸世界宗教研究所所有。未經我站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及營利性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歡迎非營利性電子刊物、網站轉載,但須清楚注明出處及鏈接(URL)。
      • 3.除本站寫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來自網上收集,均已注明來源,其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權益的地方,請聯系我們,我們將馬上進行處理,謝謝。
      收藏本頁】 【打印】 【關閉
      ⊕相關報道

      主辦: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內容與技術支持: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網絡信息中心

      聯系人:霍群英 李文彬 許津然 電子郵箱: zjxsw@cass.org.cn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建國門內大街5號844房間    郵編:100732

      電話:(010)85196408

      成年轻人电影免费